「為能為之事,為不能之事,為人也。」老實說這很討厭。

過了幾個年頭,餘下的,只是你我他。
其他的人都跟那該死的話一起風消雲散。
難過不難過,是不是眼淚流了就勉強過去?
所以所有人都在勉強自己。

固執的一路向前,忘記身後的同伴還在守約。
其實那個同伴也一樣固執。
所以白沙染上了紅墨,碧血成就了桃花。
所以終點近了事情卻未了。

端詳那唱著悲曲的模樣,透露淡淡的輕狂。
盡酒,杯中倒映著月華;
舉杯,落下淚兩行。
謝了容華,只剩無聲歲月。


拂去衣上寒霜,踏出一步步的寂靜喧嘩。
約定的那只蝴蝶,悄然回到了那一刹那。





附註:痞客的繼續閱讀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正常點*

創作者介紹

九月揚日。

september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