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題是→佛劍跟龍宿的感情其實很好(搖扇)

那是劍子說的ˇˇˇ(謝謝你,我萌了=ˇ=
這句話後面接標題,然後屈先生說:「是你跟龍宿感情不好吧=______=||||b
這叫前科太多() 所以龍咻當然要在門前立牌啊XDDDDD

天罪三、四真是嚇死我了!
一開始就死了四非凡人、莫滄桑和愁落暗塵在下淚都飆出來了QQ
編劇你怎忍心啊!!!之前還很想說燕歸人也趕快出來,可是看到愁落暗塵出來一集就死了很怕燕歸人也會這樣() 我現在最擔心的是赭杉,整個很怕赭杉下集就收拾包袱回老家=_____= 孽角黑狗兄,拜託你手下留情orz 赭杉之後還有個大敵伏嬰師,拜託趕快把伏嬰掛掉()


以下布布同人文相關,內含自創角色請慎入。

【歸期】


醉药卿和蒼都告訴他這是人世必然之劫。

『既然是必然之劫,汝又為何逆天?』
『汝與吾的逆天之舉也是行必然之事。』
附手而立,抬眼望天,站立於山崖邊身穿的淺藍紫衣的修道者眼神中帶著決然。

『吾不明白。』
『凡事順天是我們一直遵循的指標,但這是在不違常理、不犯他人、不影響天地陰陽調理的條件下;但如今卻失了規範,所以理當力阻神州災劫』說到此處,眼神中閃過一斯痛楚:
『但赭杉你一定覺得奇怪,為何吾遲遲不肯出面加入你們。』

『吾也覺得疑惑,因為好友先前一直挺積極的,而且現下又有蒼在不是嗎?』
點頭表示了疑惑,也點出中原尚有同伴存在。
除了還不是最好的時機之外吾還有許多理由赭杉你知道的,吾與他皆是逆天的存在就是為了消滅他才來到這個世界。』
修道者雙眉微皺,附背的手悄然緊握。

他知曉醉药卿說的那個他,就是棄天帝。
他也知道醉药卿所說與棄天帝皆是逆天存在的真正意思。
要是那天在靈識中棄天帝沒意外出現,他永遠也不知道他的同修好友原來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汝就是吾的未來臣子,是吾最得利的軍師嗎?』
『原來你已經用了觀戒之眼了嗎?』
『非也,是未來的吾前來通知吾,要吾多多注意這個令未來的吾捉摸不定的屬下。』
『哈~那還真是抬舉在下了~


吾本來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吾是從被毀滅的未來世界前來阻止這場關鍵的神州浩劫。




前有佛劍跨越時空到未來殺邪之子;現有好友從未來而來力阻神州浩劫。
可是他有許多疑問:為何好友需要潛伏這麼久?既然好友從未來而來,那只要在事件爆發的起始告訴眾人應對方法,也不至於死傷這麼多?他實在不懂為何好友要如此隱忍,也不懂未何好友暗地進行了許多計畫都不告訴他還有蒼,甚至好友自己的結拜兄弟。
這些疑惑,直到他親眼看見好友被冰封的聖之魔體才明瞭,原來好友常說的只有全然的魔才能徹底打敗魔是這個意思。原來遲遲不肯出面,是怕自己隱藏不了只有棄天帝才感應到的魔氣,怕會引來棄天帝傷害更多人,所以只好隱忍在締雲千巒。

『蒼,他知曉此事嗎?』

醉药卿回應的,是一抹苦笑:
『也許吧~不然他也不可能不來見吾了~

停頓了一下,醉药卿回望赭杉:
『赭杉,總有一天玄宗一定可以恢復以往。』
『是啊~一定還可以回到往昔的日子药卿答應吾,一定要一起回去。』
『吾答應你。』



最後一戰,醉药卿封印了修道者的身體,也就是真元聖體,並恢復聖之魔體以抗棄天帝。

『汝這樣做不怕自己回不去嗎?』
『既然來了從沒想過要回去,而且那樣的世界吾也不想回去。』
『汝為何要為污穢的人類做到這種地步?』
『如果人類的七情六慾、彼此間強烈的牽絆、為了親人、愛人、好友而奮不顧身的這種心情稱之為污穢的話,那吾寧願為大地留下這種污穢,也不願見到未來的那種孤寂。』
『汝作為一個聖魔體而言雖是最完美,但卻是吾最失敗的屬下。』
『哈~這種失敗吾就當成是殿下唯一給吾的賞賜了。』

破棄天魔靈.還天魂之聖.日陽封命.聖體歸元!

後來醉药卿死於這次的戰役,與棄天帝同歸於盡。



『好友,汝失約了』
他還記得那天醉药卿笑的答應他的神情,是多麼的清麗。





他告知蒼被救活的同修們安置的所在地後,就暫時離開了玄宗總壇。
並沒有馬上加入復興玄宗的事務,是因為他知道還有更重要的事等他去做,他要去那個封印著醉药卿真元聖體的那個極寒之洞。

「恩?赭杉你來了。」
「東弦,這是好友最後交給吾的血凝珀。」
只見東弦君接過血凝魄,便運起極陽元功,將血凝魄融合在好友的佩刀平卿刃上。不一會,原本銀白色的平卿刃周身,開始散發了紅光。東弦君用平卿刃對著封印醉药卿真元聖體的冰魄隨手一揮,便解除了醉药卿的冰封。
另外,在原本冰封處的後面也出現了時空裂縫。

「要回去未來了?」看著東弦君背負著好友的真元聖體,赭杉心情有些複雜。
「不,未來已經回不去了,要回去的地方是現在的修羅境;雖說我還活著,但這樣的身體只怕會造成苦境的混亂吧~」東弦君苦笑著
「也是。」

沒錯,東弦君也是未來之人。而現下東弦的身體是聖之魔體。
為了這場誅魔之戰,東弦和醉药卿兩人早先就計畫好,讓東弦在道境之戰中先詐死在銀鍠朱武的手下,而後保留一絲靈識,讓東弦用他自己的聖之魔體-玄雷紫焰的身體復生。
「好友還可以恢復嗎?」
「也許可以,也許不可以,這說不准的。」

嘆了口氣,赭杉抬手將覆蓋在東弦君背上醉药卿之軀體的冰霜拍掉:
「兩位保重了。」
「你也一樣,赭衫。」

看著時空裂縫越變越小,東弦君背負醉药卿的身影也漸漸看不到了。



「好友,吾與眾同修皆會等你。」

轉身,赭杉跨步離去。
他期望有天在瓊華院內,還可以聽到兩位好友的琴箏和鳴。





§ 後記 §

這是在下寫的布布同人文,內含自創角色,是【另外】長篇同人文中的短篇番外。
短篇中的自創角色醉药卿和東弦君,都是玄宗五道的角色,其他還有三個自創人物還沒出現。
這篇本來想寫醉药卿的徒弟,可中途被赭杉那句『好友,吾等你!』打敗了()
其實要是換做蒼也可以,但我就是想寫赭杉。因為如果寫蒼的話,這兩個人一定在天命來天命去的如此循環不止(大笑) 所以還是作罷好了(搖扇) 下回我一定要好好改善這情況,要不蒼跟醉药卿大概是一路開天眼溝通到一個極致,用心靈交流就好根本不必開口了嘛~XD 不過最重要的原因還是我真的很喜歡赭杉軍。
在長篇正文中,赭杉是醉药卿在玄宗裡的好友。
起始的赭杉問药卿為何逆天,是指為何药卿從未來回到以前逆轉天命,卻又在那個關鍵時期停下所有動作。赭杉不明白之處在這,並不是指純粹的逆天之行。之後也陸陸續續寫了很多關於赭杉不明白之處,這些問題的答案也將會在正文中寫出。其實在過程中,赭杉對醉药卿的各種行徑除了感到疑或之外,我想應該會多加防備才對,畢竟有了先前金紫兩人的例子。可是後來我選擇讓他相信醉药卿。原因無他,就是在正劇中,赭杉看見金紫兩人之墓時的反應,讓我覺得就正因是他的好友,他的同修,他才會選擇相信。就像對金鎏影和紫荊衣一樣,內心深處總是相信著。

最終那句「好友,吾與眾同修皆會等你。」本來是要用原劇的「好友,吾等你!」可是我覺得這樣太曖昧了,還是乖乖的用修改過的這句。
另外,赭杉在看東弦君揹著醉药卿的時候,是想起了他揹著塵音,所以才有複雜的心情,才忍不住為醉药卿拍掉背上的冰霜。所以他們兩個之間沒有姦情啊!純好友,純好友!再說醉药卿的設定是五道之首,他跟蒼和赭杉本就熟識,在加上他們皆失去了同修,因而有這種舉動和約定也不奇怪。
本文著重在赭杉和他與药卿的對話,閑少提起三人中另一個好友-蒼。這是因為在長篇正文後期,蒼對醉药卿的不諒解。蒼不是不理解醉药卿的想法,而是他不認同醉药卿什麼事都往自己身上攬又對他隱瞞聖魔體一事的作法,所以在正文後期兩人的互動較少,但其實他們兩位比較曖昧(大笑)
或許,蒼是最了解醉药卿的人;而赭杉是最體貼醉药卿的好友。

以上。覺得後記也太多了的真析(遭踹飛)


附註:我有預感,下星期我會大哭。
附註(2):痞客也太陰晴不定了吧(囧翻桌)

 

創作者介紹

九月揚日。

september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